吉林省全民健身网

首页> 速滑专题
如何正确治理韩国短道队争议动作?让他跟不上我们就好了
【字体: 打印
2019-10-25 00:00 来源:省智慧体育系统开发运维中心 浏览:73 次

韩国队的犯规恶行,让短道赛场蒙羞。
在网友对韩国选手和裁判的质疑声中,2019年世界短道速滑锦标赛就这样拉下大幕。
3银1铜,排在所有参赛国家第三位,这是中国短道速滑队在保加利亚首都索非亚交出的一份答卷。按照国家队的计划,这次比赛成绩完成了目标,却难言出色。
在中国队之上,韩国队以8枚金牌依旧统治着短道,而荷兰队也赢下4枚金牌,大有要和韩国队在未来“分庭抗礼”之势。
进入北京冬奥周期后的第一个赛季,武大靖带着哭腔的控诉确实惹人怜惜,但抛开争议,中国短道队的确还需提高。
当然,这只是第一步,中国短道速滑在人才储备的竞争中已经加快了步伐,但要在北京冬奥会前追上韩国队的脚步,3年时间来得及吗?

黄大宪(中)500米夺冠,武大靖(左)、任子威(右)分获二三名。
判罚争议,掩盖不了实力差距
为期三天的世锦赛结束,但武大靖在接受采访时的那段控述已经在社交网络上发酵。
“我只想说,能不能让短道速滑的场地干净一些。”说出这番话时,武大靖已经难以控制住他的情绪,带着哭腔的声音已经足以说明这位中国短道速滑领军人物心中的委屈和不满。

网友和粉丝都在为武大靖鸣不平,而韩国队的某些选手也的确缺乏体育道德:黄大宪在最后一个比赛日的男子3000米决赛中又因拉拽俄罗斯选手,被取消成绩。
然而,很多人因为中韩对抗中的那些争议和略带肮脏的动作,忽略了武大靖的另一番话,“接下来我们要有更针对性的训练,包括对裁判的把控方面。打铁还需自身硬,他跟不上你就好了。”
问题就在于,差不多一年多前的平昌冬奥会上,那个只能看到武大靖“尾灯”的黄大宪,如今已经可以在起跑后顺利封堵住武大靖的路线。

当然,这或许和武大靖的竞技状态和体能状况有关,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年仅19岁的黄大宪继续以这样的进步速度发展下去,他在下一届冬奥会上很可能成为中国队在男子500米上的最大对手。
纵观整个世锦赛,裁判的争议判罚只能算是一个插曲。在整体的对抗上,我们和韩国的差距依旧很大,同时欧洲各国的竞争力也在不断提升。
首个比赛日,中国遭遇“开门黑”,而韩国队则出尽风头:
韩国的林孝俊在男子1500米夺冠的时候,中国的许宏志仅仅获得了第六名;随后,韩国的崔敏静、黄大宪、林孝俊包揽女子1500米和男子500米、1500米三枚金牌,女子500米冠军则被荷兰选手范·鲁伊嘉文斩获。
而中国短道仅由武大靖和范可新拿到男女500米银牌,任子威赢得男子500米铜牌……

年仅19岁的黄大宪是中国队在男子500米上的最大对手。
第一步走得“踉跄”,并非坏事
“凭借世锦赛头两天的表现,已经拿到了明年世锦赛男、女各三个单项的全部参赛名额,完成了一个比赛目标,也为下个赛季新人参加世锦赛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在中国滑冰协会顾问曲励看来,在新一轮奥运周期没有表现出最抢眼的竞争力,并不算一件坏事。中国短道速滑队处在一个新老交替的“阵痛期”,失败和差距才能激发出年轻远动员更大的潜力,并且促进他们更快地进步。
平昌冬奥会之后,世界各队都处于更新换代和休养生息的阶段,中国队也是如此。回看这个赛季,除了这届世锦赛中国队派出了全部主力出战以外,此前的5站世界杯,中国队都雪藏了主力,并且派出大量新人出战。

黄大宪拉拽俄罗斯选手。
这是导致本赛季战绩平淡的原因之一——仅凭借前两站比赛赢得四枚金牌,其中还有三枚来自武大靖的强项男子500米,此外还收获了2000米男女混合接力金牌,此后三站比赛再无一骑绝尘的表现。
新人以赛代练,总会让外界看不清自己和强队之间的真实差距,而当主力悉数出战,差距所带来的失败才会引起更多的重视。
女子500米原本是中国短道的大赛首要金牌点,然而只有范可新晋级A组决战。比丢掉金牌更值得重视的是,范可新决战起跑后就没有占据内道领滑位置,大部分时间都是第三排名,如果不是意大利选手瓦尔塞皮娜贪功,在终点线对范·鲁伊嘉文犯规被取消成绩,范可新只能捞到铜牌。
在已经“阳盛阴衰”的中国短道队里,这场世锦赛给所有队员特别是女队所敲响的警钟要比金牌榜的结果更加重要。

范可新夺得银牌。
三支国家队内部竞争,能加快崛起脚步吗
当然,中国队并不是不清楚如今世界各国短道速滑之间的激烈竞争和中国队在竞争中所处的位置。其实在平昌冬奥会结束之后,国家队就已经开始为未来四年进行人才储备的布局。
“距离北京冬奥会举办还有3年多的时间,国家队有挖掘和培养新人的计划,对训练和参赛都有布局,需要时间有序地培养新人,让他们稳步前进、成熟起来。”
彼时,在索非亚观摩世锦赛的曲励接受新华社采访时也强调,中国滑冰协会创办的短道速滑精英联赛为人才储备提供了一批有前途的新人。
“我相信通过这个世锦赛拿到更多参赛名额后,下个赛季的世锦赛上将会有更多的中国队新人参赛,完成国家队的新老交替。”

中韩选手摔出赛道。
事实上,得益于新的内部竞争体系,这些新人已经在努力备战准备将他们的前辈“挑落马下”。
早在去年11月,中国短道速滑就成立了“第二支国家队”,并且由匈牙利短道速滑队的中国籍教练张晶担任训练技术顾问,负责目前在布达佩斯集训的训练营。而这个训练营中的选手,主要是1998年到2005年出生的青少年运动员。
按照张晶的说法,从去年8月组建完成后,首批选拔的16名运动员已经在中国教练张艳梅、英国名将克里斯蒂的教练、韩国教练以及欧洲体能教练组成的“联合教练组”的带领下开始有条不紊地集训。

面对韩国的“小动作”,我们要用实力回击。
不仅如此,王濛出任中国速度滑冰队主教练在去年5月份也轰动一时。在今年2月下发的《体育总局冬运中心关于组织短道速滑运动员参加试训的通知》中也显示,包括奥运冠军周洋在内的21名男女运动员将前往王濛挂帅的跨界跨项速度滑冰国家集训队进行试训。
这也就意味着,如今有三支所谓的国家队都可以为中国短道速滑输送人才,他们的关系是相互配合补充,同时也进行着内部择优竞争。
对于中国的冬奥军团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模式,面对着强大的韩国和日益崛起的欧洲诛强,“三队竞争”或许能加快中国短道速滑进步的速度。
“中国队目前需要信心、定力和坚持。”中国短道速滑队主教练李琰对于未来3年还是充满信心,“现在距离2022年冬奥会只是第一步,只有笑到最后才是真的强者。”

  • 文章链接: